这更让我深深地愧疚不已

2019-07-20 19:04

“现在是战斗的时候,酷6的销售从来不怕打仗!来吧!”

昨天开始不少酷六员工给我说,郝志中先生正在四处给留下的员工打电话,约出来碰头聚会,我想,总不会是开始话别和叙旧吧?我不知道郝先生这么明里暗里的“战斗”,他到底想把酷六毁到什么程度,但他倒是提醒了我,忙了这么多天,早就该给你们写点什么了,就利用周末的一点空隙,抓紧和大家聊聊我的看法和态度。

在事后,我们看到的是两个女孩子被30个人半夜拦住不让放行的画面,在事后我们看到的是在微薄上对这两个女孩的人身攻击和谩骂,但是除了有大大的横幅挂在那边,你们谁能告诉我,我们……真打人了么?

在力量强大的酷六总部,我们不敢打人,但在两个女孩子面对着30个斗志昂扬的销售团队面前,她们……打人了!?

2010年1.5亿的广告收入,直接间接销售成本1.27亿,这算不算一个好的业绩?亏损3个多亿,当很多酷六人节衣缩食,卧薪尝胆的时候,团队却明里暗里拿远超行业标准的千万级的提成奖金,这算不算对酷六有感情的团队?

到底有没有暴力?是谁暴力?

酷六销售团队的业绩到底好不好?

一个态度

【雅兴广电网】酷6网裁员事件不断升级,今日更有70名员工发声明:反对暴力裁员要工作要尊严,并要起诉酷6。酷6网代理ceo朱海发打破沉默,对内发布致全体员工信,以下为邮件全文:

我们的沟通方式到底对不对?

在表面上我们是强者,但实际上我们是弱者,作为上市公司的ceo,我经常被律师告诫,什么都不能说,在这个意义上,我还真有点羡慕郝先生可以气势磅礴地开始战斗!

各位同事:

有人问我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做错的地方,我说,有,那就是我让两个女孩独自去了上海,事后听说有一个刚刚怀孕,当时谁都没有告诉,这更让我深深地愧疚不已,如果酷六有保镖,我一定会派一个连,一个营过去保护你们,但是哪怕下午赶来了行政和司机,已经对你们造成了伤害,我对不起你们

事实其实无法改变,但谁都可以重新改编,所以我们只能最后把裁决交给社会的底线,那就是法律和仲裁,我们遵守任何法律的裁决,如果他让我养郝先生一辈子,我,服从![1][2]下一页

今年我接任代理ceo以来,这不是第一次裁员增效,四月份不少技术、内容团队的人为了酷六,陆续挥泪和我们作别,但是为了能让销售业绩稳定,我们保留了190人的销售团队,我们只是希望他们能把有广告公司返点合同的个人提成部分从16-17%降低到6%,但诸位想必都听说了,换来的是郝志中先生的拂袖而去,对待一个这样业绩和这样态度的团队,我们是不是还不够温柔?

当郝先生在5月18日上午10点40分发出战斗的“号召”的时候,此时他们宣称的一切暴力都没有发生,我正在办公室沉浸在再次被郝先生的衣袖拂中的沮丧中,而我们的两位女孩在上海正无畏地独自走向30位正要战斗的销售团队。